昨日先生

  黑邪/邪黑无差

邪簇有。




  解雨臣从繁琐的文件里抬头,皱着眉头,对于来者一身血污踩在木地板上十分不满,再说现在是人流密集的时刻,保不齐有多事精说闲言碎语。


  “什么事?”他叹气,心想这没事就有鬼了。


  “救济一晚呗?”黑瞎子看向墙上的挂画,“别跟我徒弟说。”


  解雨臣思考一会,叫人打扫好客房,顺带帮黑爷放好洗澡水。黑瞎子听完后啧啧说,果然是地主阶级,然后解雨臣又通知苏万,让他自己过来救他师傅。


  “喂,”黑瞎子挑眉,“不是说不告诉我徒弟吗?”


  解雨臣:“哦,我一直以为你心里只有他是你徒弟。”霍秀秀从外面进门,看见黑瞎子杵在屋中央,有些疑惑和不满,绕过他走到桌前,敲敲桌面:“吴邪哥哥说一会到。”


  “嗯?”


  “你昨天约了他来北京玩,你忘啦?”霍秀秀表示,你应该休息一下,“别把脑子弄坏了。”


  他们抬头的时候,黑瞎子早就没影了。解雨臣只好又打一通电话吩咐,把之前说的一切当放屁,然后迎着秀秀似笑非笑的眼神撇撇嘴:“恋爱使人变蠢。”


  “他们什么时候修成正果?”秀秀问。


  “等某位乐意面对呗。这个谁看不出来?”“可我觉得是黑瞎子他不愿意。”“单相思还不愿意交往……”“女人的直觉很准的。”


  解雨臣耸肩,“不管怎么说,那也得中国同性恋合法。”“太远了,”霍秀秀把玩发尾,“那一天吗……?”






  吴邪准备沙海计划时,每天没日没夜地演算、推测,整个人瘦的只有眼睛还是晶亮的。


  黑瞎子要不然靠在门框上,看着一地的方便面桶发呆,甚至无聊到开始数有多少桶方便面在这惨遭毒手;要不然就盯着吴邪狂热到有些病态的脸,与很多次的过去对比。


  “还是以前好,”黑瞎子想,“为什么就套进去了。”


  那些天没日没夜,乌云笼罩在顶头,却是与世隔绝的日子,单纯到使人崩溃,只要预演、布局,后来吴邪想起来,笑着摇头对黑瞎子说:“那种狗屁日子再过一遍,我就要自尽了。”


  后来吴邪拜托他看的那个小伙,确实一股不羁的的劲头,至于后来,黑瞎子亲眼看到自己大徒弟假装猥亵那个小子,虽然知道,还是伤心了一把。


  “胖爷,真的就你陪我了。”他笑着拍着王胖子的肩膀,在两个人向他们几个公布的时候,吴邪让他们瞒着点,“可别告诉小花,他一直以为我跟黑眼镜一对呢,可不得伤心死。”


  “哎哟,小三爷这个话说的,”黑瞎子笑着说,“瞎子我不错的,多少人抢着呢。”


  “你省省吧,哈哈哈……”






  “哈?”解雨臣有些惊异地看着吴邪,后者喝了口水,重新复述了一遍:“我跟黎簇那小子谈恋爱了,怎么了。”


  霍秀秀张嘴,想说些什么,又抿了抿嘴,她觉得自己没有猜错,有些藏在拐角的眼神,其他人可能注意不到,但她绝对看见过。


  “你……”解雨臣问,“你不喜欢…”


  “那得看你问谁。”吴邪笑起来:“如果是昨天,是的。但现在,不是。”


  解雨臣看了眼霍秀秀,又问:“为什么放手,你不知道他喜欢你?”


  “放手还需要理由?”


  “嗯。”


  “我不喜欢他了。”吴邪低下头,“没了,十分简单。”


  外面响起车鸣,霍秀秀说,你骗谁呢,为什么是黎簇而不是他,明明都一样。


  王胖子出现在门后,吴邪看他一眼,继续坚持自己的观点:“真的不喜欢。”


  “好吧,”解雨臣觉得问不出什么了,“拜拜。”


  等吴邪走后,霍秀秀拿起一杯矿泉水,一边喝一边想,然后跟解雨臣说:“是不是黑瞎子做了什么?”


  “谁知道?”


  “哎,男人。”





  “你脸色不是很好。”张起灵看了吴邪一眼,道。


  “……”吴邪以沉默回应,“失恋了,脸色能多好。”


  “天真,你真要这么做?”王胖子在前面开车。


  “那怎么办,”吴邪说,“我已经把该说的写在信里了,什么也没得说了。”



展信安。

       我可以向你说,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这个师傅的事情,我也知道你的心思,但是我不想等。黎簇是个幌子,我逼那小子做的,反正什么也没发生,那一天给你看见的用的是移位,别骗自己了。黎簇跟你说什么我不会管,与我无关。
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Mr.   Yesterday


 
评论(1)
热度(32)
© 芥末鸱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