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昏

花邪



>>>>>>>


传说西边有个画家,只画黄昏日暮与夕阳,并且让人无法分辨。那位画家传说拥有墨色的黑发,金钱垒起的王座也无法引诱他。而东边有个名声大噪的摄影师,他拍摄的照片只关于画家,常有传闻说看见摄影师追寻那个西边的画家,但似乎一直没有结果。


虽然天气不错,但秋日转凉,早晨时风吹来更是刺骨。摄影师披上外套,向口袋里塞了几块糖,挎着包由租房走出,门口有两人在等他,一位是旅行家,还有一个是助手。摄影师问助手今天要去干什么,“没事的话,小花约我去给他当模特。”


“天真,你别信那个画家,我看他眉目中透着股阴气,怕不是千年的妖怪,你这个宁采臣可不能去。”助手说话时候肉一颤一颤的,他非常严肃地表示你可千万别去。


摄影师:“人家是正当画家。你不知道我特别羡慕画家的?我都答应人了,总不能放鸽子吧,我这个人从来不放人家鸽子。”


“放过霍秀秀鸽子。”旅行家思考一下,说。摄影师鼓着眼睛看着他,一脸震惊,随后他问助手:“小哥被魂穿了?”


“这不是,”助手一耸肩,“您老调教出来的吗。”摄影师摆摆手说受不起受不起,他让助手打车自嘎玩去,顺带带着小哥也去看看。


王胖子:“你不就想支开我吗,胖爷我走还不行吗。”






摄影师看到画家的房屋之后,感叹很久金钱就是好。画家的这座小城堡十分古典,虽然在路边有些格格不入,但是似乎很好地嵌入背后的森林背景,这边是个荒凉的小镇,左边街道孩童的嬉笑声传出很远,摄影师举起相机想拍一张回去炫耀,还是整理一下衣冠,放下相机。画家家木门上还挂着一串葡萄干,不一会画家来开了门,但是靠在门框上不知道想什么。


吴邪,摄影师问他:“难不成你金屋藏娇?不给进门?”


解雨臣,画家回复:“你进门了,就不许离开了,直到我画完啊?”


解雨臣笑起来很好看,像个红毛狐狸,乖张又机灵,好像会在不经意间悄悄在你手上留下牙印,吴邪看他这样子心中就警铃大作,你永远不知道他会不会阴你,或者送给你一朵玫瑰。


“行了行了,不吓你了,进来吧。”画家让出位置,吴邪瞥他一眼,侧着身穿过门的时候解雨臣伸出手,“不小心”碰到了他的腰。吴邪横他一眼,后者完全没有悔改的意思,反而手扯上衣角,试图再次揩油。


吴邪制止:“啧,你放手。”


解雨臣没撒手。吴邪又重复一遍,解雨臣牵着他到一处落地窗前,背后是森林,他不笑了,跟吴邪说,脱。


吴邪问他要干什么,解雨臣从画板后面拿出来画笔,有些无辜地说:“脱啊,你不是模特吗?”


“模特就要脱?”吴邪瞪眼,“是吗?”


画家脸上满是理所应当的表情,他放下画笔踱到摄影师面前,挑眉道:“你要我帮你脱?那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。”大摄影师头向后仰,看了眼窗外的天:“现在不是中午吗,你不是从来只画黄昏的?”


“三”


吴邪看着解雨臣,十分不理解他拿着画笔一脸快乐地说出倒计时的意义,解雨臣嘴角还扬着点弧度,像只捉到老鼠的猫。


“二”


解雨臣扔下画笔,沾着柠檬黄的画笔砸在地板上,涂抹出一抹淡黄。他双手撑在两侧,吴邪冷漠地看着他。


“一”


画家亲了一下摄影师先生。


吴邪摸摸左脸,一脸不解看着解雨臣,后者用下巴蹭蹭他头发,环住他之后愉悦地解释:“我只画黄昏清晨,是啊,这都大中午的,哪里来的黄昏?”画家叹口气,解开他第一颗纽扣的同时说,“那就做点耗费时间的事情吧。”






“左边一点,不对,右边一点……别擦,哎哎哎别擦,抬腿,腿!……行。别动,坚持呃——大概半个小时,没事没事,别动,衣服我来收拾。”


吴邪靠在落地窗上,按照解雨臣的指示摆着姿势,但是羞耻的是他身上只盖着一条毯子,还只盖着下体,“因为不盖着耽误美感,你要是真的不想盖我也可以不盖,但是画到一半就硬起来你也不想吧?”解雨臣这么解释。


“那你为什么穿着睡衣?”吴邪问。


“画画要有仪式感。”解雨臣向画板里挤了一大堆黄色,此时太阳还没完全落下,只是在吴邪脸上打了一道阴影。画家沉默下来,吴邪也有点累,后面还有东西觉得要流下来,两个人间只有沙沙的摩擦声。


“天黑了。”不知道多久,吴邪突然说。


“嗯。”解雨臣回答。


“你画完了吗?”


“画完了啊。”


“你怎么没喊我?”吴邪揉揉眼睛,扶着墙站起来。解雨臣也站起来,他刚刚一直靠着玻璃,跟吴邪一起。


“让你再睡会。”


“话说,你为什么只画黄昏或者日出?”


“我喜欢黄色啊,”解雨臣笑着说,“星星的颜色,你小时候给我指星星,你忘了?”


“哪敢呢,我记得我把北极星说成了什么星,你骂我傻呢。”


吴邪打了个哈欠,屋内只开了几盏小灯,他转身打算好好洗澡的时候,解雨臣从后面抱住他,双臂勒着他的腰,脸埋进颈脖。他小声说:“你说,我们要不要宣布一下?”


西边有一个画家,他只画黄昏日暮或日出时分。画家有个爱人,是个摄影师,从东边来的一个摄影师,他拍过很多的画家,但是他从此只拍过一位画家。


那位画家喜欢柠檬黄的颜色。

 
评论
热度(20)
© 芥末鸱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