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邪对黎簇说,你想些什么,就去做,别等后来说自己不行。悔恨是最糟的玩意儿,你花爷说的,所以我劝你去做。


黎簇想,屁。


吴邪看他一脸想骂不骂的表情,也不说了,转身提溜着给秀秀的红枣发糕就走。黎簇还是靠在原木桌上,看着他露出来的脚踝,这家伙骚包地穿着船袜。回想一下他刚刚的话,总是不对味。


黎簇晃晃脑袋,又想,屁。


人家是个大龄死直男,懂什么。


 
评论
热度(20)
© 芥末鸱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