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命

簇邪/花邪





黎簇揪住吴邪头发,拉起他脸。质问不是牛吗?牛气一个?吴邪冷眼看着他,心里想傻逼,老子手机还在口袋里。


黎簇冷笑一声,松开吴邪头发,从他大衣内兜摸出手枪跟手机,掼上了门。


房间里只有桌子旁一盏灯,跟捆在墙角的男人。


黎簇出门。手枪压根没装子弹,手机屏幕碎了一半,时间调在早上六点五十,但现在已经是下午了。手机不一会开始傻逼一样地唱歌,还无法接听。


操。黎簇折返回去,踹开门。


吴邪歪头看着他,脑袋发沉。黎簇在给他放血,已经滴了有一杯了。


黎簇把手机屏幕压在他鼻尖,恶声道,“你他妈能不能把这关了?”


不能。吴邪摇头。伤口被抹上药粉,无法自动止血,他盯着自己右手。开始了就停不下来,除非博弈一方全军覆没。


没让你说道理,能不能?黎簇拿开手机,吴邪鼻子上压出一个红印。他把手机扔到一边。


他嘲笑,你什么时候这么喜欢说大道理?真当老子像当初一样被你唬的一愣一愣的,还觉得特别酷?不是你,我老爹、我兄弟会这样。


相由心生,境由心转。我说的话还是这句话,你觉得是大道理,只是因为你她妈变贱了。


吴邪觉得自己有点昏,妈逼的,你就为了给老子放血?你把小花怎么样了?


你到现在还想着他?黎簇拿起吴邪右手腕下的铁杯,血的热度透过杯壁渗透出来,他好的很,我现在问——


江子算靠在门上,通知该走了,霍家来人了。


滚。黎簇扭过头对他吼。


江子算耸肩,临走前警告他快点走,否则可不是皮开肉绽可以形容的了。


太冷了。吴邪牙齿有点打颤,黎簇泼在他脑袋上的水开始在皮肤上蒸发吸热。黎簇站着盯着他脸,鼻尖上红印还在,刘海贴在额头上,最显眼的是睫毛和被咬破的嘴唇。


吴邪让他走。


他没动,自顾自开始说。


我之前在沙漠里,晚上我拿着摄像机找你。那个摄像机真重,我看着我拍的东西头皮发麻,你看着照片,我半靠在一边。我问你到底是什么,你拿烟头差点就烫到我手,你让我滚。我滚了,但我现在凭什么听你的?


吴邪哭笑不得,心想真的只是脾气不好,心烦意乱的谁喜欢跟个小屁孩待在一起。他笑不出来,嘴唇已经有点发紫,伤口也开始发紫。


粉末有毒。黎簇坐下来,我想好了,死就死呗,拖上一个佛爷,值。


谁他妈要跟你去死?吴邪牙齿打颤,楼下传来脚步声。


话落,一群人冲进来把黎簇按住。解雨臣解开吴邪,霍秀秀看见他伤口就连忙叫专业医生来,解雨臣盯着他。


黎簇冷哼。


解雨臣看向黎簇,黎簇被人按在地上,鼻血顺着脸侧滴在地上,又被补上一拳。


他倔强地看着他们,霍秀秀给吴邪止了血,医生随刻叫人把吴邪架走。临走前吴邪扶着墙,看了眼黎簇。


下手脚踩着他肩膀,用刀抵着他脖子。问黎簇有没有解药,黎簇摇头。


霍秀秀骂句脏话,立刻赶忙走了。解雨臣靠在门上,你还有话没说吧?


没回答。


他转身要走的时候,黎簇在背后道,“只是加了点染色剂而已,他自己身体不好。”


哟?解雨臣回头。


他拿命换你命,黎簇嘲笑,笑得非常低俗,我觉得他很傻逼,放水了。至于你,还要自己马子来换命,真看不起你。

 
评论(18)
热度(130)
© 芥末鸱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