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趣

花邪/黑邪


  吴邪撬开看起来像摆设的门,里面扬起的灰尘扑面而来,他扇扇手,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寻找。

  “喂,你好了没!”外面的人嚷嚷。

  “兔崽子你他妈进来试试!”他也吼回去,最后在抽屉里摸到一本捏起来快烂了的书,心想有点像棉花,小心翼翼捧着就出去了:“妈的,我今天回去一定要洗头。”

  黎簇站在天井下,有些不满:“你怎么这么慢。”

  闭嘴吧,吴邪没好气道,再多说一句,回去我就把你埋地里去。

  黎簇撇嘴,你当我想来。

  “哟呵,牛逼了啊?”吴邪坐进驾驶座,黎簇也钻进后面,把手机抽出来扫了一眼信息,跟吴邪道,解当家让你去他那边,北京二环东路135号,秀姐在那等你。

  “你半路把我放下。”他想了想,又补充到。

  吴邪挥挥手,“现在就滚。”他停在红绿灯前,红灯还有一分钟,就转过头看着黎簇。黎簇一脸冷漠,麻利地下车,在他以为的视角盲区对吴邪比了个中指。

  “你下次别让我跟这小兔崽子搭档,我心脏病要被气出来了。”他发消息给解雨臣。

  “是吗,我看你乐在其中啊。”解雨臣回。

  “脸还要给的,我还是中意苏万一点,这小子太虎。”吴邪把手机扔到副驾驶,红灯正好结束。

  到了解雨臣地盘之后,门口看来这个院子有点破旧,霍秀秀早就搬了个藤椅坐在大门旁,倒是淑女范还没丢,站起身拍拍衣服,觉得像个凤凰一样走过来,扯过吴邪胳膊往里带:“花姐等你好久了,赶紧的,省的他又说我不想让你见他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不想让我见他啊?”吴邪一边弯着点腰,一边跟上霍秀秀步伐,“怕我又借钱吗?”

  霍秀秀有些郁闷道,我怎么知道呀,他就是觉得我不想让你见他,怎么说都不听。男人真难懂。

  “可能是因为他不想见我?”吴邪总结。

  “那我就是背锅侠了,”霍秀秀停在门口,松开吴邪胳膊,示意他进门,“你们男人心思真奇怪。”

  “你花姐可不是一般男人。”

  解雨臣躺在沙发上,右腿十分流氓地架在沙发背上,整个人斜着看着吴邪,十分颓废。

  “东西?”他简短地问。

  吴邪把塑料袋包着的书本放在茶几上,这么一晃看起来又碎了一部分。他走到沙发边,低头看着发小:“你让让。”

  解雨臣闭眼,“累死了,我歇会。”

  吴邪:“我坐你脸上?”

  解雨臣:“或者你可以坐我腿上。”

  “你让我找这个日记有什么意义?”吴邪想了想,还是拖了个椅子过来。解雨臣也翘着二郎腿,坐在沙发上盯着他。

  “没什么意义,你懂的。”他托着下巴回答。

  吴邪心想,你要这么露骨地支开我吗,要不是秀秀在我都怀疑你要暗算老子。

  “你跟黑眼镜说了啥?”小佛爷也学着他托着下巴。

  “别学我,”解雨臣笑,“我让他帮我去买西瓜而已。”吴邪没回答,心想谎都懒得扯,这次小花真的累了。

  那我走了。他说。

  

  “你觉得小三爷看不出来?”黑瞎子见吴邪走到外面,霍秀秀把他推到门外,顺带塞了他一袋子沙琪玛之后,坐到还带这点体温的椅子上。

  “怎么可能,他那么聪明。”解雨臣盯着吴邪,“东西,你要不要?”他指指日记。

  “我的日记我为什么要?”黑瞎子说,他四处望了望,“刚刚的文件你怎么藏起来的?”

  解雨臣从沙发缝里抽出一沓纸:“原本我躺在沙发上盖着的,他去搬椅子,我就塞进去了呗。”

  “解当家,你偷偷跟踪这件事可有点变态。”

  “那你光明正大跟踪也有点变态,”解雨臣站起身,“懒得跟你说,我约了吴邪去新月饭店,我得去准备一下。”

  黑瞎子笑得很无奈,“你还没有给瞎子我看文件。”

  “他的生平经历,很无趣的一段。”解雨臣耸肩,“可惜有趣的那一段,查不到。”

  黑瞎子把塑料袋里的东西揉碎。

  解雨臣站在门口,回头有些疑惑地问:“你干什么?”

  黑瞎子:“无趣的一段,没意思。”

 
评论(2)
热度(77)
© 芥末鸱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