表里

花邪


———

  小雨几日不开,倒是苦了王胖子那老腰,天天嚷嚷着风湿天还不如死了拉到,膝盖磨损后感觉又酸又麻说不出的难受,张起灵帮他去村头买膏药还被老板娘堵住,吴邪刚买完中饭听见的就是这个。

  “吃饱了再救,委屈他一会。”他把快餐放在桌上,开始大口吃起火腿肠炒面,王胖子眼巴巴看着:“天真,给胖爷吃一口不?”

  吴邪:“你能下沙发再说吧,话说这鬼天,地下都潮成什么样了,怎么还没晴。我还指望能小花来救济咱呢。”

  “哎哟……”王胖子换了个姿势,“您老可别指望花儿爷了,人家看见这个乡村地就要吐,金贵的脚都是踩红地毯的。”

  吴邪吃完草草收拾一下桌子,还剩两份,一份胖子的大肉面,另一份是蛋炒饭。吴邪跟叫唤的王胖子说,你看着啊,我回来路上还看见蟑螂瞎几把飞。

  说完就去村东头找了一圈,最后在麻将室找到打麻将被出了四局老千的张起灵,赔了几个笑脸还付了钱,好歹把他拉回去了。

  “麻将好玩吗?”张起灵问。

  吴邪心想你玩的那哪是麻将啊,完全就是吞钱机啊。表面上还是说:“逢年过节一般都会玩,有的人特别喜欢。”

  “嗯。”张起灵又沉默下来。

  他们进门的时候,霍秀秀站在屋里嫌弃地看着地上的青苔,完全没地方下脚。王胖子跟解雨臣两个人一人一个板凳,炒饭的味道立刻扑鼻而来,王胖子还在赞叹,我们吴邪小同志长大了,会照顾人了,还特地给我买了大肉面。

  解雨臣看见张起灵,挑挑眉,嘴上还沾着饭粒,跟吴邪说,“我吃你点饭没关系吧。”

  “没关系,”吴邪转头看向霍秀秀,“秀秀,要不要我帮你买一份?”

  “不、了,”霍秀秀说,“我刚刚吃了两份过桥米线。”她盯着解雨臣,表情有些不满。

  王胖子向解雨臣说了点什么,然后他站起来跟霍秀秀胡吹起他们这个房子,有不扯到明天不停的架势。

  霍秀秀背对着吴邪,叹了口气,然后一步一嫌弃地走进其他房间。吴邪看着解雨臣,心想我也不傻,你也不傻,做的事情怎么这么傻呢。

  “嗯……”吴邪说,“我们出去散个步?”

  “我穿着皮鞋和西服陪你散步?”解雨臣笑问。显然这个提议并不好。

  吴邪挑眉,坐到沙发上,拍了拍衣服。他们单独待在一起总是会有一段沉默,不瘟不火,也不让人觉得尴尬,好像时间过去了很久,久到黄沙埋骨。

  他一抬头,解雨臣正好笑着看着他。

  解雨臣看见他有些发愣,收起笑容,扭过头继续吃。吴邪咳嗽两声,有些不好意思,就岔开了话题:“秀秀怎么回事?生你气了?” 

  “没有,就是我让她买米线,看见时间,突然就不想吃了。”解雨臣回复,“然后她吃多了,有点气。”

  吴邪想问,你不会是为了蹭饭来的吧。但自己还是欠人家几个亿呢,也没有这个必要。

  答案简直就要呼之欲出。

  解雨臣是个很奇怪的人,他的表里不一已经到了发指的地步。而且对于“陌生人”与“熟人”之间的双标,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,吴邪虽然觉得自己没有他那种地步,但是两个人博弈感情这种东西,还是有些好笑。

  “那你来干嘛的——”吴邪打了个哈欠,解雨臣转过身翘着二郎腿看着他,眼里好像写满了“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,然后歪过头看向门边。

  “当然了,我来催债的。”

  解雨臣说,你什么时候还钱啊?

  正巧碰见这一幕的霍秀秀,自言自语嘀咕道: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弄出来修罗场的。

————
小三爷:还钱是不可能还钱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
 
评论(7)
热度(58)
  1. 酒涩芥末鸱 转载了此文字
© 芥末鸱|Powered by LOFTER